云顶娱乐_云顶娱乐网址_云顶娱乐app[下载]

友情链接

企业文苑

当前位置:云顶娱乐>集团先容>企业学问>企业文苑
八一特别策划------忆军旅岁月 展押运风采
来源:云顶娱乐 编辑:云顶娱乐员工 发布时间:2015-08-10

每逢走进"八一", 当过兵的人,都有一种特殊的感受,心情总是那么激动,那么振奋,因为这是军人的节日,这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因为他们谁也不会忘记,在那如火的青春岁月里,他们那美好的年华,那沸腾的热血,那中华男儿的气概,在绿色方阵里奔放。那欢乐的军营天地,那真诚的战友情谊,一幕幕、一曲曲,历史都为他们记载着,歌颂着。

在大家的守押队伍中,很多人经历过难忘的军旅生涯,曾经一身戎装,保家卫国。岁月荏苒,而如今他们身着押运制服,手握钢枪,守护金融安全,为“兴泰银盾护卫”增添光芒!

每当八一到来之时,大家围桌而坐,边回味过去军旅生活的有趣往事,边开怀畅饮,一切真情全部融在酒里,仿佛又回到那绿色的军营,又重返那金色的年华,陶醉在无限幸福之中......

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他们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悔恨!军旅中的岁月他们没有白走,给予他们的将是一笔影响深远,受益终身的财富。



 建军节的“礼炮”

 1984年7月28日,经过连续10天的专列开进,我129师师属侦察连随新组建的昆明军区第二侦察大队的兄弟部队一起到达了战区驻地——云南省麻栗坡县上铜厂村。

连续的一路奔袭,到驻地以后,在当地支前办的协助下,全力以赴的进行临时营区的开辟工作,连续一周,因为社情、敌情不了解,连队基本杜绝外出。连到取水点打水都要武装警戒、还要有前指配属的马帮队带领。晚上睡觉,全部成战斗队形,荷枪实弹的以小组为基本单位轮流休息(就是趴在地上打瞌睡)。驻地属于亚热带雨林气候,昼夜温差大,水,是一个大问题。早晨漱口,3人公用一杯水,洗脸也就是用毛巾在灌木上拉动一段,沾点露水而已。从储水池里打来的水,要在水壶里放一粒“消毒片”(形似退烧药ABC)才能放心饮用,口感、味道不敢恭维。吃的,因为山路险恶,保障不及时,经常只吃军用罐头,以午餐肉居多,也有味道不错的酸辣菜,直到现在,火腿肠我是绝对不吃的!

三天时间,毛竹、油毡、帐篷组合搭建的营地算建好了,晚上可以有个床睡觉了,虽然还要荷枪实弹的和衣而睡。大家班的尤洪波(现在湖北蕲春县财政局)的后背全是强紫外线暴晒后的大面积水泡。建军节很快到了,前指派来的政工参谋正在给大家讲民俗常识,配属的2名越语翻译加班加点的教大家越语战场喊话。连队驻地100米外的战壕是79年就挖好了的,现在只是清除战壕边的灌木杂草,用马拖着一个约10公斤的石块在战壕里虑了一遍以防止越南特工预先布下地雷就可以启用了。

前沿观察所已经派出,情报搜集已经开始。战前准备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就在7月31日,第二天就是建军节了,连部正考虑如何过一个别样的建军节,是进行战术训练还是登山比赛?上午,3发炮弹冲着大队部呼啸而来,其中2发有点跑偏,没炸着目标弹着点离大队部最近的1发炮弹是哑弹,炮弹上赫然有“CCCP”几个英文标示。原来,在我部启程往战区开进时,前苏联就通过卫星侦察得到情报并提前通报给越南:中共从武汉方向调来了约5个团的部队!

一发臭蛋,两发瞎弹,权当是越南对大家这个不速之客的 “欢迎”礼炮吧!(姜云)


      我永不忘曾是一名军人

                      李小京

 我曾是一名军人,我永生难忘。退伍已有些年头,可是总忘不了部队的那些事。战友这两个字,很多人不了解。和朋友在一起,时常给他们讲当兵的故事。有时候他们也会很烦,说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可是,他们怎能理解我的心。

战友,这两个字,很多人不了解。记得有一次和朋友“宵夜”,刚好邻桌的也在说部队那些事,我就上前问:“你也当过兵?”“是啊,你也是?”“嗯,呵呵,战友好啊!你什么部队,几几年的?”“我九三年的,你呢?”然后就坐一桌了。这就是战友。战友,不管你们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在此,真心的祝愿:“你身体健康,阖家欢乐!”让大家一起举杯同庆“八一”。曾经属于大家的节日!大家听口令:“1,2,3,干了”!

 

回忆军旅

黄志华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又到了一年的“八一”建军节,屈指一算,离开部队已经有四个年头了,军旅生涯还没来得及回味其中的酸甜苦辣就匆匆的成了历史,成了记忆中无法抹去的永恒怀念。

一年一岁,花开花落,青春也如同白驹过隙,载着我的希翼和憧憬一去不返,往事一点一滴汇聚心头,追忆过去,在那个金秋十月,我和一群热血青年,怀揣着绿色的梦想,带着父母的希望,跨进了火热的军营。当兵的日子,留给我的是充斥心扉的眷恋,是无尽的回味和思念。记得当初在新兵连的时候,每天紧张的训练,工差勤务,巡逻岗哨以及钢铁般的纪律,对于一个刚走出校园的我来说确实有点吃不消,是连队的班长手把手教,同班的战友互帮互助,让我甩掉思想包袱,迎难而上,使我成功的由一名学生蜕变成合格的军人。回想起第一次紧急集合的慌乱,第一次穿上军装的陶醉,第一次手握钢枪的兴奋,第一次跳伞的紧张,第一次全连战友为我庆生的感动,忘不了那整齐婉如队列的营房,方正的犹如豆腐块的被子,那里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班长说军人就是直线加方块,是钢铁纪律。

作为曾经一名空降兵战士,我时刻感到骄傲与自豪,我服役的部队是历史悠久、功勋卓著的英雄部队,不仅有着“空军第一连”之称的黄麻起义红三连,还有能打硬仗,威名远扬的“上甘岭特攻八连”,更涌现出黄继光这样的特级战斗英雄,英雄部队的铁血性格和战斗作风,已在潜移默化中融入了我的血脉中,即使离开了部队,脱下了军装,我还是会以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已。

漫漫人生路,两年时光并不算很长,但能有一段从军经历,能使自己快速成长,就算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军营锻炼了我的体魄,锤炼了我的意志,“戎马三秋暖,抵御一世寒“,或许时间可以带走一切,却难以带走我的思念。岁月易老,青春易逝,我将生命中最精彩的两年留在军营,那是我人生的宝贵经历,是我生命的源泉,飘扬的军旗留在记忆深处,成为生命的主题,敬一个军礼渗透着钢铁意志,书写青春的传奇,兵的意志、兵的精神与天地长存。

 

                              回忆军旅生涯

陈志华

 八一建军节,这一天对于普通人来说没什么,但对于当过兵的人来说总是能勾起军旅生涯中的点点回忆,从部队退伍回来近十年了,当年战友的一颦一笑依然历历在目,两年的军旅生涯使我终身难忘。那是2003年12月份,我带着儿时的向往告别了父母,告别了家乡来到我的第二故乡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当兵的日子短暂又漫长,短暂,在两年军旅生涯真的很快,漫长,在当兵的日子里日复一日的训练、日复一日的坚守,我体验到兵的真正内涵——时刻准备着为国防事业献身。

军营生活很单调,但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浓浓的战友情,那些年,大家一起穿上军装,大家一起在操场上训练,大家一起叠被子、整理内务,大家一起上山打靶、扔手榴弹,大家一起跑过的5公里、10公里,大家一起翻过的地、种过的菜,大家一起哭过、笑过,大家一起脱下军装……这些年,大家为了生活各奔东西,大家始终忘不了在训练场上一起训练过的兄弟情谊。至今犹记训练场上的挥汗如雨,紧急集合的紧张有序,拉练途中的相互搀扶,演习场上的斗智斗勇……都是一份份浓浓的战友情。

两年的军旅生涯磨炼了我的意志,丰富了我的经历,让我找到自己,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转变,强壮的体魄,坚强的意志,雷厉风行的作风,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我不悔恨。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流水”无论流到哪里,都深怀着对那“营盘”的眷念。

 

 

                  难忘的“四·一二”对越自卫反击战

1986年4月12日,著名的老山对越自卫防御反击战激烈的打响了,身为某部炮兵连的炮兵班长,我率领全班战士参加了这场战斗。

记得当时战斗打响后,双方都用炮火向对方阵地猛烈的射击,炮弹不时的散落到我方前沿阵地,我看到战友们在血与火面前,没有畏惧,没有胆怯,有的只是冲锋还击。在战斗中,我带领全班战士冲锋陷阵,三天三夜没下火线,吃喝都是利用战斗的间隙,根本顾不上休息,连打个盹放松一下都不行。我和战友们在前沿阵地上多次冒着枪林弹雨抢修被敌人炮火毁坏的大炮和器械,由于抢修及时,极大地提高了我方的大炮火力和战斗力,为我方向敌人的火力压制做出了重大的贡献。看到我方的130加农炮、152加榴炮等各种炮弹如雨点般一发发的向敌人阵地发射时,我感到无比的激动和自豪。在我炮兵部队的大力支撑下,我步兵作战部队很快就击退了敌人的进攻,大家牢牢地守住了老山阵地。

自1985年1月至1986年6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一年多时间内,作为军人,守护疆土,保家卫国,在战斗中经受了战争的考验和洗礼,我出色的完成了连长和上级领导交给的各项战斗任务。对越自卫反击战已经成为了历史,大家现在生活在一个和平繁荣的年代,大家是幸福的。大家不希翼战争,大家反对战争!但几十年来,大家的烈士们、我的战友们在战斗中表现出的不怕流血牺牲、思想意志坚定、作风顽强、无私奉献、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深深地鼓舞着我,激励着我,在工作中只要一想起“老山精神”,不管任何困难我都无所畏惧!“老山精神”永远激励着我! (汤广福)


                               难忘军营 

                                      张飞

“还记得那年报名参军吗?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每一次听到这首军歌时,总会让我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脑海中浮现出关于部队的一幅幅生动画面。想起那段青春似火的军营生活,时常令我魂牵梦绕,回味无穷。

十八岁的那年冬季,怀着儿时的理想和憧憬,我参军来到了部队,穿上了梦寐以求的绿军装。远离家乡,远离亲人,远离我所熟悉的生活。走进部队,开始了我充满多姿多彩的军营生活。

刚到新兵连,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充满好奇和新鲜!但这样的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三个月的训练,是我对军营的美好幻想转变为残酷现实的一个过程。各种各样的规定和要求,对习惯在地方生活的我来说,非常的不适应。被子要叠成豆腐块,站军姿一动也不动,就连上厕所也得请假还要在规定时间回来……这些让我身切感受到军队的纪律严明和紧张有序。连续的枯燥而又辛苦的训练,让我的那些崇高追求和遐想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体能训练,对于那时我来说更是一种煎熬,在吃尽了苦头的同时,也让我学会了坚持。新兵连经历了我人生中的许多第一次。第一次远离家乡,第一次因为想家偷偷在被窝里流眼泪,第一次遇到困难和挫折时的无助,第一次感受到团队精神的重要性……这许多的第一次既让我对部队有了全面的认识,更让我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蜕变。由稚嫩变得强壮,由散漫变得守规,由脆弱变得坚强。

新兵连只是军营生活的序曲,下连后的两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才是真正的部队生活。我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成长为一名老兵。生活还在继续,这时我已习惯这种每天辛苦和快乐同在,付出与收获并存的生活。团结友爱的集体生活改变了我自私的性格。人逐渐变得成熟起来,记得一次实弹演习让我学会了很多,我所在的雷达站,是一个脱离大部队的作战单元,在外面一切都靠自己,由于阵地在山上,缺水,无电还要自己做饭,这时大家需要的就是团队合作,大家轮流值班,不值班就搞后勤,虽然菜做的不好吃,饭也夹生,但大家依然吃的津津有味。由于宿营条件的限制,大家最终选择了一块墓地,大家与死人为伴,但就这样当时也没有觉得害怕。现在想来,这样的事再也不想去体会了。那次演习既让我尝到野外生活的艰苦,也深切感受到团结协作的重要性。

每年七月的海训游泳训练,现在想来依然浑身发怵,海边七月的太阳异常毒辣,每天要在海水里泡七八个小时,第一次喝海水的滋味又苦又涩,想到这我就有点想吐的感觉。海水的浸泡,紫外线的强烈照射,大家的皮肤由白变红,回到宿营地就会火辣辣的疼,最后就是脱皮,一个训练周期脱个两层很正常。

 “当兵悔恨两年,不当兵悔恨一辈子”,这是每一个曾经当过兵的人都从内心认同的两句话!这种经历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因为大家感同身受。离开部队已经很多年,每当听到这些熟悉的旋律,依然会使我的内心激情澎湃,让我回想起曾经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也让我以更加从容的姿态去面对未来的生活。

 

爱枪情结飘过三十年

           陶文斌

时间走近2015年的8月1日,又是一个建军节,屈指算来,自八五年入伍到现在已整整三十年,每每这样的时刻,我的思绪总是不由自主的飘到我初入军营的难忘时光。

当年,青涩的我,怀揣着保家卫国的伟大梦想,毅然决然地走进绿色军营,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子弟兵。在这里,经历了许许多多我人生的第一次,特别是当我第一次摸到钢枪的感觉,让我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激动,激动的我几乎一夜未眠,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在镜头前,留下了我与钢枪结缘的第一张珍贵的合影。四年的军旅生涯,辗转即逝,期间,我收获了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深深的爱上了我手中的钢枪,但退伍的到来,让我不得不与之依依惜别。

如今,钢枪再次与我投缘,我荣幸的成为一名专职的押运队员,爱枪的情结在我身上延续,我又能时常手握心爱的钢枪了,似乎当年第一次触枪的感觉又回来了,只是曾经的激动变成了现在的珍重,我珍视我的钢枪,我珍爱我的工作。

      写在建军节前夕

钱军

“团结就是力量……1,2,3”每当听到这样的歌曲时,心情都是无比的澎湃。以前有很多人都说我像个当过兵的,可是我并没当过兵,但不知什么缘故,至今我都对军人有着无比的向往和崇敬,和我那些当兵的朋友相聚,我最爱听他们聊那火热的军旅生活。

有人说:“当兵能让你受益一辈子,悔恨只有两年,不当兵却会悔恨一辈子。”在我看来的确是这样,就在2014年我有幸应招进入了兴泰集团武装押运这个半军事管理的单位。这里刚进入的新队员,必须通过理论和军事训练两项课程合格后方可录用。在经过半个月紧张的理论学习后,得知大家要去合肥人民警察培训学校进行封闭训练时,我和很多队友一样都很激动,同时又有几分新奇和担心。

来到学校,首先让我深深感受到的是警营的纪律严明和紧张有序,同时在这里也对各项秩序有了初步了解。每天的训练和学习,艰苦与快乐同在,付出与收获并存。持续的内务卫生培养了持之以恒的作风,友爱团结的集体改变了人清高的性格,在这的每一天都能感到有新的收获和新的成长。半个月的封闭训练很短,带给我的却是能力的考验和提升。

时间飞快,正式进入押运分企业已快一年时间,那段警营培训虽然十分短暂,但它使我明白了军魂的实质所在,也明白了作为一名合格的武装押运员所要付出的努力。此后的我,在和当兵的朋友聊天时,再也不是一个倾听者,因为我也有过那么一段值得回忆值得讲述的警营生活。

                              

                               忆军营新兵连的那些趣事

单有利

  每逢八一,都会邀约战友举杯畅饮,“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忆峥嵘岁月,豪情四溢。退伍已经整整十个年头了,但侃起军营中的趣事,犹如昨日一般……

永远不会忘记,那是2003年的深冬,我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怀着对军营的向往和崇敬,22周岁的我穿上了绿军装、踏进了绿军营。乘火车、转客车终于来到一个叫马汊河的地方,到了部队每次吃饭前都要集合站队,刚开始,首长讲话前都要下个口令“讲一下”,我总是听不清楚是什么意思,总是听成“酱鸭”,当时心里还在想难道今天食堂烧的酱鸭?就这样懵懵懂懂的开始了新兵连的生活。

我在新兵连五班,和我分在一起的有两个老乡,俩人都有着非常霸气的名字:张彪、李奎,彪哥入伍前是预备役,深谙部队的那一套管理,属于“大智若愚型”。此人,烟瘾特别大,更绝的是经常躲在被窝里偷抽香烟,居然没被班长发现。彪哥讲义气还有才艺,在新兵连春节文艺演出中和我一起创作的小品《老汉探亲》中,我演爷爷他演孙子。此次演出在新兵连一炮打红,以致后来女兵看到我都喊“老汉来了”。李奎入伍前大家是校友,此人脑子灵活、为人圆滑,尤其是给首长拍马屁的功夫,无人能比。最可气的是,他天天喜欢记日记,每次我和他训练偷懒的事,都被他记下了。有一次班长无意间发现了日记内容,害的大家没少挨骂!

新兵连很苦,但很快乐!十年了,往事依然历历在目。当兵的日子一辈子都忘不了,任凭岁月沧桑、云卷云舒,心中依然坚守在曾经的那个地方。问声战友:你还好吗!

 

                          迎八一回忆部队生活

                                          陈新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仿佛像流水一样,一转眼我脱下军装离开那火热的军营已经十多年了,在部队里,我学会了很多,也懂得了许多,我永远忘不了部队的每一天,它们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一部分,成为我珍贵的记忆。

怎么能够忘怀,第一次穿上军装走进部队时的激动心情,第一次手握钢枪的紧张心情,第一次紧急集合的狼狈状态,还有第一次在部队过年时想家的感觉……怎么能够忘怀部队的领导和亲爱的战友们!忘不了和战友们在训练场上的摸爬滚打,至今还记得新兵快下连队时的授衔仪式,大家在大礼堂的军旗下的宣誓,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是军人肩上真正职责和神圣使命。我永远忘不了部队短短的三年生活,是部队培养和锻炼了我,以后我要忠于自己的祖国,忠于党和人民。

现在我已经成为合肥云顶娱乐巢湖市分企业的一名押运队员,在企业领导的带领下已逐步成为一名合格的武装押运队员,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一定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格要求自己,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到武装押运工作中去,圆满的完成各项武装押运任务,向分企业、总企业领导交一份满意的答卷,请领导和同志们给予监督。

                 

                            又是一年“八一”建军节

                         宁建伟

 

我是一名驻港部队退伍战士,2014年11月退伍,想起又是一年“八一”建军节,在部队这两年,部队对我的培养与教育是难以忘怀的,最令人刻骨铭心的还是经历了入伍、立功到退伍的几个过程。

记得新兵训练的日子里,大家穿着军装站成一列,应班长的口令走齐步、跑步、踢步,把“一、二、三、四”喊得震天响。三个月后,大家背着枪全副武装进行五公里越野,跑400米障碍,很认真地向假设的敌人阵地冲杀。在部队服役了两年,经历过一些风风雨雨,也遇到过一些波折。欢乐时与战友一同玩乐,痛苦时与战友们一起倾诉。部队是一个锻炼人、培养人、教育人、磨练人的好地方,部队锻炼了我的意志,使我到地方工作认识到什么叫生活、自由、高尚、可爱,如果没有部队的教育,也就没有我今天的坚韧品性。

现在我脱下了军装,从事武装押运这一神圣的金融护卫工作,为铸造“兴泰银盾护卫”精品服务品牌添砖加瓦。

 

                                

 


浏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